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登录 免费注册  
商店公告

所有分类

品牌专卖全部品牌

© 2005-2018 记不清老人的名字只记得我八十年代到这家公司上班以后,老人家就在路口摆摊。由于上下班经过小摊,且时常买点小东小西彼此间渐渐地熟了起来,因此多少知道了老人家中的一些境况。老人是这里的常住户,早年老伴在的时候,就在路口摆个小摊,做些针头线脑的小生意。后来又代销老家秘制的治疗咳嗽的百草梨膏糖,生意还是很不错的。只可惜老伴过世的有点早,老人艰难地撑起这个家,含辛茹苦地把三个孩子抚养长大。大儿子和闺女都相继成家立业,身边只留下胎里带的傻儿子跟随着老人,娘儿俩一起继续守着小摊过日子。几十年来老人从未挪过地方,瘦弱的身躯偎依在堆积着针头线脑和纽扣鞋垫等零碎商品的摊子旁,犹如一块礁石,默默地承受着岁月一次又一次地冲刷。街坊邻居们不忍心看老人受苦,私下里多次劝说老人不如到儿子闺女家享清福去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